笔趣阁

第六十八章 请君入瓮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离开的路上,雷洛带着四名手下安静的跟着荷东来身后,生怕说了句不中听的就触怒到这位帮派姑爷。

????“雷警长,你怎么了,今晚你干得很好啊。”突然停下的荷东来看到心事重重的雷洛,忍不住问道。

????“呃,呃,多谢了。”雷洛小心翼翼的点点头,在这位爷面前,他可不敢邀功。

????荷东来摸摸鼻子,“好了,事也完了,你们先回去吧。”

????雷洛看了荷东来一眼,嗫嚅了两下,硬是没把心头的那句以后可不可以不要再整我这句话说出来。

????见对方并无留人之意,而街口跟着龙副局过来的车还在那边等着,雷洛只得向荷东来道了声晚安,然后带着马屁胡他们钻进自己开来的警车,完了完了的开出朝阳路。当然,在出去的时候,自然是专门停下来跟龙国涛打了个招呼,而理所当然的,龙国涛并没有理会他们。

????“雷哥,那小子到底是什么来头?是什么未来姑爷,好像还认识龙副局。”善于望风使舵的马屁胡拥有细致的观察力,尽管龙国涛跟荷东来两人没多少话,但敏锐的直觉告诉他,两个人绝对认识。

????雷洛眯着眼坐在后面,正为今晚先被古惑仔轻视后被龙副局无视而郁闷,听到马屁胡的问话,没好气的来了句:“你问我,我问谁去?”

????马屁胡知道触到了雷洛的霉头,吐了下舌头,便再不吱声了。

????至于其他跟来的两名干警平时跟雷洛的关系就不怎么好,加上今晚这档子事,现在正惊魂未定呢,一个傻呆呆的开着车,一个直愣愣的发着呆,也都没有说话。

????今晚淀海区警察突袭金花花卡拉OK厅的事闹得整条朝阳路都知道了,荷东来在离开的时候,不少老板都专门跑出来目睹这位五行帮未来的姑爷,更有一些献媚到极致的老板亲自端了一盘盘水果,请荷东来给面的吃几块,荷东来倒也没有客气,端着盘子一路吃到尾。

????只有两辆警车停在街口,龙国涛坐在后面那辆警车后座,看到荷东来过来,便打开车门让他上车。

????“龙局,今晚辛苦了,来,吃一个。”手上还拿着两个老板贡的橘子,上车之后,荷东来便借花献佛的递给了龙国涛一个。

????龙国涛淡淡一笑,接过橘子,说了句开车,两辆警车便一前一后的慢慢开离开这里。

????“对了,孙碧芸跟袁小龙怎么样了?”荷东来突然想起了这两人。

????龙国涛目光直视前方道:“当时我们把孙碧芸跟袁小龙送进了医院,孙碧芸还好,除了下体红肿身体淤青之外并没有生命危险,只是神智有些不清,昏睡了好几天都没醒,医生说可能是她不愿接受自己被轮J的事实,抗拒苏醒。”

????“那袁小龙呢?”荷东来大拇指插入橘子尾部,将橘子掰成两半。

????“袁小龙可惨了。”想起袁小龙那个惨状,龙国涛还是忍不住皱了皱眉,“他遭到一群人围殴,又毫无反击之力,殴打之下,内脏出血,脑部重创,脊髓神经受损,这辈子只怕是醒不过了,医生说就算能醒来以后也是个白痴,而且还是个全身瘫痪的白痴。”

????“嗯,那何书帆那群人呢?”荷东来掰出了一瓣橘子肉扔进嘴里。

????看着荷东来吃得如此香甜,龙国涛也觉得有些口干,也两手一用力将橘子掰开两半,“他们全都抓起来了,将会控告他们强J及恶意伤人。”

????“不,”又往嘴里扔了一瓣橘子,“袁小龙伤成这样子,随随便便的可以告他们谋杀了。”

????看着对自己一手推向绝路的受害者毫无怜悯之心的荷东来,龙国涛对这辣手冷血的小子更是感兴趣了,咀嚼着嘴里的橘子道:“你够狠的,为了报你兄弟跳楼的仇,把这三人搞成这副样子。”

????荷东来吞下最后一瓣橘子肉,“如果不够狠,你怎么会放心跟我合作呢?”

????接着两人互望一眼,会心一笑,自此,荷东来的这个三部曲计划圆满落幕。

????从计划的一开始,荷东来就已设定让龙国涛来负责最后的这个第三部曲,他在事先利用宁德华的关系与龙国涛取得联系,让他能够保证第三步的顺利实施。整个计划里,前两步的主要目的是要把孙碧芸跟袁小龙逼上绝路,而第三步才是最终制裁两人的最后一步。

????第三步的实施者,其实只要是肩上有条杠的都行,不过关键孙碧芸与袁小龙都是邢明刚直系亲属,如果他出马,必定会让大家错过许多好戏。所以,荷东来选择了与邢明刚相差无几的龙国涛,让他亲自出马来办这件事。

????自古正副级之间就有条难以逾越的鸿沟,严重点的可能到了正副不两立,有你没我的地步,身为局长的邢明刚与身为副局长的龙国涛两人之间必然也有矛盾,俗话说,不想干正职的副级不是好副级,所以让龙国涛这个副级出马去搞正级,他自然会一百二十分的尽力。

????但是,对于龙国涛这种久居高位的人来说,要么就不得罪邢明刚,要么一得罪就能把他往死里整,小打小闹的把戏,他不愿意干,也不屑于干,所以,在刚接到荷东来的电话,刚了解了事件去脉之时,他并不愿意因为这么点小事而跟邢明刚有正面冲突,直到荷东来甩出那一句狠话,才让一直谨慎稳重了三十年他愿意冒一次险。

????“这件事以后,我保证能拉下邢明刚,让你坐到局长的位置上去!”

????这是荷东来的原话,也就是这句话,让龙国涛放下了一切顾虑,与他达成了共识。

????拉下邢明刚,扶正龙国涛,这对于身上一无官衔二无政治身份的荷东来来讲,可能是天方夜谭,但龙国涛不是白痴,他明白一个正常的人是不可能信口开河跟他开这种严肃的玩笑,而且这人跟宁德华有关系,宁德华又是上头荷家的女婿,那是不是代换下来,这个人,是荷家的人,或者跟荷家有深层次的关系。涉及到上层的斗争,龙国涛一向是能少知道就少知道,知道得越多,就越危险,虽然现在是解放了的新政府新社会,但个中的势力牵扯与人物关系,比之曾经的封建时代更甚,既然上面的人要来个借刀杀人,那他自然就做个顺水人情,甜头也照尝不误。

????“接下来,还有一场硬仗要打。”龙国涛拉开车窗,随手将橘子皮往窗外一扔。

????“你是说让何书帆定罪的事?”荷东来比龙国涛有些公德心,展出一张卫生纸巾,将橘子皮包在里面。

????龙国涛眉头皱了皱,点点头道:“这小子的老爸好像是五行帮的一堂之主。”

????“无所谓,定不了罪就算了,这件事你能尽多少力就尽多少力吧,不用勉强。”荷东来倒反过来给龙国涛做思想工作。

????“这……”

????荷东来的表态让龙国涛有些吃惊,抓进去又无所谓,那之前所作的一切不就算是白费了吗?

????荷东来看出了龙国涛的不解,笑着解释道:“这本就是场请君入瓮的游戏,既然现在君已在瓮中,那我们的目的也达到了,是死是活我们都不必再操心,告不了他还更好,因为接下来的一切交给瓮中的那条蟒蛇就行了。”

????“蟒蛇?”龙国涛一怔,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情不自禁的笑叹道:“小子,我不得不服你呀,这次,被你请入瓮的不止这个君,还有这条蛇。”

????可荷东来却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这次被请入瓮的何止这个君这条蛇,连你这条老狐狸我也一并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