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六十章 寂寞的女人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进入十月的第一天,已经让人感觉到秋夜的寒意。

????姜薇仪是随汪子雨的车过来的,带过来的外套也放在他的车里,现在她被汪子雨赶了出来,外面瑟瑟秋风吹得她后背起凉,狼狈不堪。

????京北城的交通从早到晚的繁忙饱和,何况这个点还是黄金的就餐时间,来往出租倒是不少,就没一辆是空着的。姜薇仪低着头走在车来车往的大道上,委屈满腹中来,颗颗泪滴顺着脸颊不住往下滚落。而看到一个穿着晚礼服的女人狼狈的走在街上,不少行人纷纷将视线投射了过来聚集在她的身上,不过由于天黑,加上姜薇仪一直垂着头,路人也没认出她来。

????后背一暖,一个软和的东西披在了她的背上,惊诧的回头一看,一个少年站在身后。

????“荷公子,怎么是你?”姜薇仪很意外。

????荷东来对着姜薇仪笑着,笑得也很是温暖,“这个点不好叫车,我看你一个女生走不放心,所以出来送送你。”

????姜薇仪有些讶异荷东来会说出这样的话,因为这个虽然英气但依旧藏不住愣头青劲头的少年今年不过才刚刚成年,可他对女人却表现出一个成熟男人才有的风度跟体贴,一时间,竟让她有些迷惑了。

????“女生?你竟然对我用这个形容词?”姜薇仪没拒绝的将荷东来的西装裹了裹,笑问道。

????今年姜薇仪已经二十四岁了,算不上成熟,可也褪去了少女的稚嫩,介于成熟与幼稚的半熟之间。

????荷东来双手插进裤兜,没有说话,并肩走在姜薇仪的身边。

????两人就这样沉默的走了一段,姜薇仪突然抬起头望向荷东来,“你了解女人吗?”

????“女人其实很执着,”荷东来淡淡一笑,“她们会不顾一切的追求幸福,不在乎未来怎样,不在乎流言蜚语,不在乎名誉地位,不在乎异样眼神;女人其实很傻,她们会在失恋时抱头痛哭,会放下骄傲乞求男人回头,会痴痴等待,会幻想和他还能走到一起;女人其实很简单,给她们想要的就会可爱的笑,会肆无忌惮的展示自己的幸福。”

????荷东来的言论再次让姜薇仪一愣,没想到这个年纪轻轻的小子竟然沉淀了这么深厚的对女人的看法。

????“在与异性接触的方面,看来大家子弟确实是有先天的优势。”姜薇仪打开随身的手包,拿出一盒茶花,从里面抽出一支,“介意吗?”

????荷东来摇摇头。

????定位为女烟的茶花香烟长10cm,非常秀气,善良多情,惹人怜爱,清淡,不刺激,口感柔和,最适合双鱼座的女人,而姜薇仪偏巧就是三月里最敏感多情的双鱼座。

????轻吐烟圈,姜薇仪望着手中的香烟,苦涩道:“商品社会里的女人只能随波逐流的选择男人,但却不能随波逐流的往下流。除了要会滚大床之外,还得有一双慧眼,避免一个失足投到一个错误的人怀里,永世不得超生。”言语间颇有一种身不由己的味道。

????“你爱汪子雨?”荷东来直接问道。

????姜薇仪淡淡一笑,不置可否,又将香烟放进嘴里。

????姜薇仪的绯闻不少,而被传绯闻的对象个个也是非富则贵。女明星就是如此,不管人前多光鲜多风光,其本身的价值并不算大,若是背后没有几个给力的男人,分分钟被后面有背景的新人替掉,直接跌成破盘价,幅度波动得比ST股票还渗人。

????女明星就是蚂蟥,只有傍对了大腿,才能走得跟远,活得更久。

????一路无言的走到城市公园,此时只有几个顽皮的孩童留恋于此,迟迟不肯归家,直到父母拿着擀面杖怒气冲冲的赶来,他们才垂头丧气的偃旗息鼓不甘不愿的回了家,可心依旧是野的。

????姜薇仪坐上一架秋千,轻轻的荡了起来,她落寞的表情让荷东来看出了许多故事,便也坐在她旁边的秋千上,荡了起来。

????“有的时候真的真羡慕你这个年纪,真的很想回到从前。”姜薇仪将剩下的半截香烟扔到地上,然后踩了踩,“至少能名正言顺的呆在象牙塔里,可以有理由不去面对现实的一切。”

????荷东来保持沉默,在这个时候,他最适合做一个无声的聆听者。

????“人生往往都有太多的出其不意,经常将你计划好的牌局打散,然后,就再也回不去从前了。”姜薇仪用手挡着风,又点燃了一支烟。

????这个女人似乎承载了太多的故事,她的背上似乎背负了太多的负担,二十四岁,不大不小,算得上是一个女人的黄金年华,可她却在这个年纪发出如此感叹,难怪荷东来每次看到她的戏,总觉得她心事重重,不曾真正的笑过。

????“我说这些是不是太突兀了?”似乎是意识到自己的感叹有些唐突,姜薇仪自嘲一笑,寂寞如雪。

????荷东来摇摇头,“没有,我听着呢。”

????“呵呵,”姜薇仪从秋千上起来,“已经很久没有人听过这些了,谢谢你。”

????“不客气。”荷东来也跟着站起来,“如果你说出来能开心一点,我不介意做一个垃圾桶。”

????“男人若是迷人,身上多半留有别的女人的痕迹,不是来自母亲,就是来自前女友。”姜薇仪转过脸来仔细看着荷东来,“你如此体贴,是来自你的母亲,还是你的前女友呢?”

????荷东来笑了笑,结合着他的年龄说了句:“不瞒你说,我还是处男一枚。”

????姜薇仪讶异于他的直接,不过还是羞涩的笑了笑,“你跑出来陪我也有一会了,中途离席可是对主人的不尊重,你快回去吧,我也回家了。”说完,姜薇仪将西服脱下来,准备还给他。

????“不必,你穿着吧。”荷东来按住了姜薇仪的肩,阻止了她脱衣服的动作,同时目光灼灼的望着她,“我不知道你为何会发出这样的感叹,我也不知道你的压力来自于何处,但是今晚,你可以放下你身上的包袱,放下你的一切,洒脱的做一回你自己,不为谁而生,也同样不为谁而活,真心的只为你自己想要的而追求。”

????姜薇仪笑了笑,依旧的清丽素雅,“我现在最想要的就是能遇上一辆空的出租车,可以载着我回家,让我好好睡一觉,是不是觉得我很没……”

????然后,姜薇仪整个人都惊呆了。

????刚才还站在她面前的少年二话不说的就穿出行人道,以极其彪悍的速度冲上了车行道,然后展开双臂,正对着一辆朝他疾驰奔来的出租车……

????*************

????早上六点爬起床,直奔考试地点,然后一天三门考,直到下午六点才刑满释放,小雨被憋得都已经欢呼不出来了。

????现在坐在电脑前,冰啤酒一罐+卤牛肉半斤,码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