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第三十二章 猜我舅妈是谁

雨兮若泣 Ctrl+D 收藏本站

????哐哐哐。

????卷帘门缓缓拉了下来,电灯也随即打开。

????一进到里面,一股浓烈的腥鲜味便扑面而来。

????地上摆着几个硕大的浴盆,里面泡着一些鱿鱼,毛肚之类的东西。在贴着墙面的两侧堆放着一些大的泡沫盒子,里面应该是装着冰冻的海鱼。而在正对面一左一右的墙角处则竖着两个大的冰箱,据目测,这俩冰箱应该跟一米七八的荷东来差不多高。

????“这里真是一览无遗呀。你不要告诉我,你把我的货放在这个泡沫盒子里。”荷东来指着墙边的泡沫盒子,笑着问道。

????顾云黛冷笑了一声,勾起一丝邪气的笑容,冲着身后的那个西装男点了点下巴。

????那个西装男立刻会意,看了荷东来一眼,便径自走到正对面右边的那个冰箱面前,然后用力的将其移开,一扇红色的木门便出现在视野之中。

????“原来这里面是别有洞天。”荷东来指着另一个冰箱,“那,这边也应该有门路吧?”

????顾云黛又冲西装男点点头,西装男便移开左边的冰箱,后面隐藏着一扇蓝色的门。

????“货就在里面,希望你也能兑现你的承诺。”顾云黛背着双手,盯着荷东来说道。

????荷东来只是一笑,“那现在我先验验货。”

????“跟我走。”顾云黛冷漠的说道,向那扇红色的门走去。

????红色的门外,是一条有着老京北韵味的胡同巷子,弯弯曲曲,拐拐扭扭,两侧尽是红砖青瓦,时不时还有雀儿飞来,叽叽喳喳。

????拐过一个弯,一扇铁门便出现在眼前,两名精壮的年轻人一脸严肃的反背着双手守在门口。

????“大小姐!”

????看到顾云黛过来,两人很是尊敬的喊道。

????顾云黛嗯了一声,直接道:“开门。”

????“是!”

????两人一刻不敢怠慢,打开缠在铁门上的铁锁链,将门拉开。

????“大小姐!”

????门内是一间两室一厅格局的住家房,此时在客厅里正站着五六个人,看到顾云黛过来,都齐刷刷的冲她低头行礼。不过在看到顾云黛身后的荷东来时,他们眼神都充满了警惕。

????顾云黛将荷东来带进屋内,对着那几个守在屋里的人问道:“里面那家伙怎么样了?”

????“安静一些了。”一个光着膀子露出左青龙右白虎纹身的男人答道。

????“按照我的吩咐做了吗?”顾云黛的语气冰冷依旧。

????纹身男忙点头道:“已经布置好了。”

????“现在我要进去看看,开门。”

????“是!”纹身男当即递给了顾云黛以及荷东来两个面罩。

????“这个是?”荷东来接过面罩,有些疑惑。

????顾云黛将面罩戴在头上,只露出了两只眼睛,“让你带就带,别那么多废话!”

????荷东来看了看那面罩,“你们是怕他看到你们的脸会日后报仇?”然后将面罩丢还给纹身男,“不过,我要的就是让他记清楚我的样子,遮遮掩掩的就不必了。”

????纹身男一愣,将目光投向顾云黛。

????顾云黛不知道荷东来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也只道:“不怕死的你就坦着脸进去,以后要是出了什么事连累到我,我一定会杀了你自保的!”

????“是吗?”荷东来倒是不以为然的道:“等到那个时候你还活着再说。”

????“你!”顾云黛心头恼急,却又说不出话来。

????荷东来指了指正面对的那扇门,“在里面?”

????纹身男点点头。

????右手放到门把手上,轻轻扭动,这扇门便慢慢的打开了。

????屋子很大,差不多有近三十平米。屋内的光线很暗,唯一能通光的窗户上也挂着闭合的百叶窗,但肉眼还是能辨识出屋内并没有任何的陈设家具,只在正中央的地板上摆着一台圆形切割机,而在这台切割机的上方赫然吊着一个人!

????“把灯打开。”

????荷东来吩咐道。

????那个纹身男也带着面罩跟了进来,见荷东来这么个小毛孩竟然敢吩咐他,冷哼一声,直接无视。

????“你哼什么哼?!他让你开灯,你TMD耳朵聋了?”在荷东来“好心”的提醒下,顾云黛现在是时刻牢记着自己正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只求能够快点让这姓荷的小子满意,能出手抓到那个想杀她的人。

????纹身男被顾云黛吼得心头一颤,看来这小子跟大小姐关系匪浅,还是不要得罪的好。于是也不敢对荷东来再有任何轻视之举,乖乖的把灯打开。

????白炽灯将屋子照得透亮。那个被吊着的人也感觉到灯光亮起,激动地挣扎了起来,嘴里发出唔唔的声音,悬着空的一双腿也不断乱踢。

????灯光亮起,荷东来才看清这个被吊着的人头上也罩了个黑色的头罩,赤条条的身子上只穿着一条四角短裤。

????“把他的面罩拿开。”荷东来饶有兴趣的看着这被吊在天花板的人,头也不回的向纹身男吩咐道。

????纹身男心头着实不爽,眼神幽怨的望着荷东来。怎么说他也在道上混了这么多年,不说混得有多牛逼,至少小弟们见到他都得恭敬的叫他一声小文哥。TMD现在连个小屁孩都能敢他呼呼喝喝的,以后他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虽然不甘,但谁让他怕顾云黛呢?只得忍下这口气,拿起墙角的一根长竹竿,将被吊着那人的头罩给钩下来。

????“唔唔唔。”

????头上的头罩被取下来,强光直射眼睛,被吊着的这人吓得又剧烈挣扎起来,可被臭布条堵着的嘴只能发出唔唔的惊恐声。

????“学长,你还认识我吧?”荷东来往前走了一步,抱着双手,望着悬挂在半空的那人道。

????那人早已吓得要死不活的了,现在听到下面有人这么一说,立刻低下头去看,仔细辨认了一阵,又发出唔唔唔唔的声音,听上去,他此时的情绪相当激动。

????“要不要把他嘴里的东西拿出来?”这唔唔唔的对话模式听上去实在是辛苦,纹身男向顾云黛询问道。

????“不必了,这样才好玩。”荷东来则赶在顾云黛回答之前挥了挥手,表示不需要。

????老子又没问你,你抢答个什么劲?纹身男心里暗骂道。

????顾云黛心头也不爽,姓荷的小子,你搞清楚一点咯,这里是姑奶奶我的地盘!当然,这些话她也是只在心里想了想。

????“学长,你放心,这次我请你过来,也没有别的事,就是想跟你玩个游戏。”

????荷东来的脸上始终挂着浅浅的笑容,在这样的环境之下,这种笑容真的很让人慎得慌。

????悬挂男被堵着嘴,就算是想回答也回答不出来,只能痛苦的发出嗯嗯啊啊的声音,两条腿不停的挣扎摆动。

????“别急别急,我还没说是什么游戏呢。”荷东来掂掂手,让悬挂男不要激动,“之前学长你不是一直口口声声底气十足的让我们猜你的老爸是谁吗?现在学弟就跟学长你玩个游戏,猜猜我的舅妈是谁。”

????猜舅妈?!顾云黛与纹身男通过露出来的两只眼睛面面相觑,搞不懂这疯小子到底要做什么。

????“我呢,给学长你三次机会来猜我舅妈是谁。如果学长你能在三次机会之内猜中,那学长你就可以立刻离开这里。不过要是在三次之内猜不中,我也是有惩罚的。”荷东来摆出人畜无害的表情望着高高吊起的悬挂男,那表情仿佛在告诉他,我真的只是跟你玩个游戏而已。

????然后,荷东来慢慢的走到墙边,捡起地上的插头,插入墙面的插座里。“轰”的一声,一直很安静的切割机猛然飞速转动了起来。

????“有奖励就会有惩罚,现在我就说说这惩罚。”插好插座之后,荷东来又慢慢走到悬挂男的正下方,“在这三次机会之内,你每回答错一次,那么吊着你的绳子便会下放一截。如果你连第三次都回答错了,那么就很遗憾了,挂着你的这条绳子将会啪的一声整个断掉。而你呢,也会直接掉在这个切割机上,被切割机割成两半!”

????这段令人毛骨悚然的话,荷东来说得相当云淡风轻,像是一个真正在介绍游戏规则的主持人一样。

????死变态,你这个死变态!站在一旁的顾云黛听得倒抽了一口凉气,她本以为荷东来要她布置的这个切割机只是为了吓一吓那人,可谁知道他竟然要拿来玩这么变态的游戏!

????刚才还瞧不起荷东来的纹身男在听了这“游戏规则”之后,心头对这个他瞧不上眼的小屁孩也由衷的升起了敬佩之意。

????他小文哥是什么人?俗称黑社会的江湖客啊!烧杀掠夺QJ勒索的时候,什么血腥刺激的玩法没试过?可让受害人自己把自己往绝路上送的这种玩法,他还真的没有试过。这小子,给劲!干脆把这小子聘回去做酷刑设计师得了,以后就有的是办法对付那些不听话的家伙了。

????纹身男小文哥心里开始暗自盘算起来。

????悬挂男惊恐的望着下放正对着自己的那台飞速转动的切割机,双眼瞪得溜圆,嘴里不断发出唔唔啊啊的哀嚎声,身体也更加拼了命的挣扎。

????“那好。”荷东来打了个响指,“何书帆先生,你的生存游戏,现在开始!”